您的位置: 首页 > 饮食美容 > 饮食记事

可以续添的鸭血粉丝汤?

2017-11-23 来源: 作者:王峰

  居家的餐桌上,居然也难逃口味上翻花样的诱惑。如果我是个悲观主义者,大概想死的心都有,虽然碰到这种情况确实想撞墙。在外面折腾着勇往直前的舌尖,那是属于年轻时的狂欢吧。有口舌一时之快,有旁边人的点点帮衬,还有荷尔蒙发达时的粗野莽撞,那日子称得上呼啸而来又呼啸而去。所以有人回忆青春,只好感叹,惟有爱与美食不能辜负。那估计是真戳到青春的痛点了。

 

  近来,再冲着记忆里那些好吃的馆子而去,收获回来的往往是失望。那些引以为惊艳的味道,龙虾里面搁面条,酸菜鱼里面也放面条,说到底,它们就是味道的叠加。它们没有过去,没有将来,惟有现在,惟有当下的爽。

 

  原来,总有我这样跟不上趟的人,他们吃的只是环境,是记忆,是那些一起分食的食友。他们已一个个散落于时间的潮汐当中,那些餐具里的味道,自然跟着一起洗涤而尽。当然,总有一样味道,它似乎一直在岁月深处、在生活的某个不张扬的角落里摇曳着,时不时地会撩拨你一下。在心情低落时,在感冒初发、头痛欲裂时,去喝碗鸭血粉丝汤,来得比什么都重要。

 

  那汤从来就不曾变过,标准划一,上面照样浮着碧绿的香菜,只是碗里所加的鸭肝、鸭肠之类的已越来越量化。好在,这些年生活在南京,不是白待的,总能在流水线上突破规矩,把一碗鸭血粉丝汤也喝出点自己的味道来。因为,并不是每个人都知道,每每喝完碗里的汤,是可以端着个碗再去加汤的。在这一点,倒和国外那些洋快餐标准服务靠近了,人家那叫续杯。

 

  不加钱的续汤,那和乞讨有什么区别呢?当时的女友,一下子就把我的害羞扼杀在萌芽中。我们分手后,没有一个南京本地人的依傍,我照样有两次去加汤,我清清楚楚地看到,他们的表情里并没有什么惊讶、不屑和嘲笑。有时,加汤倒在其次,关键是盛汤的阿姨总有疏漏,运气好的话,随着汤勺漏下一两个豆腐果也不是没有可能。嚼着那汤汁饱满的豆腐果,幸福感就来得那么猝不及防。在南京这么多年,外地朋友来了,总有人要我推荐个东西吃吃,我只愿意推荐鸭血粉丝汤,并且每次都嘱咐他们,是可以加汤的。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