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趣闻异事 > 怪事异闻

全球十大最残忍人体实验

2017-11-17 来源:中国灵异网 作者:李灵风水命理

  在这个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时候,日本小岛国在中国做了一些恐怖的人体实验,只为了研究药物出来,而这些也是让人感觉到在那个时期的黑暗,那么十大最残忍人体实验 中国也入榜!到底如何?下面一起来看看吧。

  1、活人实验的 731 部队 后果:成千上万人被残忍杀害 直到现在,很多人一看到 731 这三个数字就会感到毛骨悚然。731 部队也被称为“恶魔部队”,是二战时日本陆军在中国哈尔滨从事生物战细菌战研究和人体试验研究的秘密军事医疗部队,也是那个制剂工厂的代号。 他们使用活体人来做生化武器的效果实验,例如活体解剖、向在不同距离位置的人扔手榴弹、冻伤、火焰喷射、鼠疫、人马换血、、四肢互换和人畜杂交等等令人发指的实验。 战后美国政府赦免了负责这些实验的科学家并让他们安全抵达美国,说是对他们研究发现的回报。 很多根本丧心病狂!这根本是恶魔才会做出的暴行实验!太叫人不堪了!

  2、性别实验 后果:男儿心长成了女儿身 出生 8 个月的小布鲁斯在接受割包皮手术时意外失去了阴茎,他的父母听从当时性学研究大师曼尼(John Money)的意见,将他们布鲁斯变性为女生,将他当成女儿养大。 在曼尼的授意下,改名为布兰达的小布鲁斯,成了一项科学实验的小白鼠,对照组就是他的孪生弟弟布莱恩。实验想要证明性别认同并非与生俱来,而是后天教养的结果。然而成为女生的布兰达,长大后则觉得被困在一个不属于自己的躯壳中,与外界格格不入。

  3、腓特烈二世的语言实验 后果:受伤的总是婴儿 腓特烈二世是个多才多艺的君主,他在教育落后的中世纪能掌握 7 种语言,还创办了大学、出过诗集。但他也有残忍恐怖的一面,喜欢做实验的他曾经将一些初生婴儿交给聋哑人来抚养,就是为了观察语言是如何起源的。 真佩服他的想像力,他对自己君主权利的运用真是非同凡响。他还曾经将囚徒泡在酒桶里慢慢淹死,来观察看看世间到底有没有灵魂这回事。

  4、佛洛伊德玩大了 后果:姑娘好好的鼻子被毁了 佛洛伊德的解梦大法和泡妞神技同样出名,甚至有人认为他借着帮人解梦的专业,趁机与女性发生关系。大家尤其对他那位女病人艾玛感兴趣,因为一向强调性冲动影响神经症状与梦境的佛洛伊德,对于艾玛在梦中隐含性愿望的描述却很少。 艾玛因为鼻子疼痛并有带血分泌物,被他诊断为“相思成病”身心失调,后来症状越来越严重,大师请来医生朋友帮忙检查,动了没必要的手术,而且医生朋友还漏了一块纱布在艾玛鼻腔里,搞了个大出血。

  5、恒河猴实验 后果:毁掉了几代猴子的幸福生活 这是心理学家 Harry Harlow 著名的恒河猴实验,他将一群刚出生的恒河猴从妈妈身边硬生生拖走,然后给了它们两个“后母”,一个是可以不断提供奶水的铁丝网盒子,另一个是猴妈妈模样的绒布玩偶,只能抱抱没有奶。结果小猴子们除了饿的时候会去铁丝盒吃会儿奶,其馀时间想都不想马上跳到布偶妈妈身上抱着不放,尤其是受到惊吓时,虽然 “妈妈” 没有五官也不能动,但它们无一例外地往她身上寻找安全和温暖。 残忍的在后头,Harlow 让布偶妈妈放铁钉、射水柱来攻击小猴,而它们还是义无反顾地要抱抱妈妈,这些小猴子长大之后都出现了自闭、反社会或攻击性的行为。而且小母猴成年后不懂性行为,于是 Harlow 设计了 “强暴架” 来让她们生了下一代。

  6、特斯拉的死亡射线 后果:十字死光几乎成真了 曾经有人问爱因斯坦,“作为世界上最聪明的人,你有什么感受?” 爱因斯坦说:“我不知道,你得去问特斯拉。”聪明绝顶的特斯拉在早年的研究中制造了多不胜数的实验设备来产生 X 射线,其中一项名为 “特斯拉死亡射线”研究计划十分惊人,被认为是一个粒子束武器。 特斯拉生前曾经向美国战争部、英国和苏联政府游说,希望他们购买他的 “死亡射线” (或称作和平射线 )研究,但都没有成功,这个计划被当时的美国战争部列为国家最高机密。如果当时真的成功,这一定会变成残暴的杀人武器!

  7、遥控老鼠间谍 后果:老鼠可能会成为人类的朋友 加州大学的科学家科幻片看多了,在昆虫、老鼠、沙鱼大脑植入极小的晶片装置,它们就可以代替人类成为无间道。 这些半机械间谍比人类间谍的伪装性和隐秘性都要高出很多个台阶,遥控老鼠、电池操作的甲虫、可传回视频音讯的苍蝇,这些间谍保留了动物本身的灵敏,最恐怖的是它们背后有人类大脑在操控!美国军方是这些半机械间谍最主要的创造者,虽然军方早几年已经喊停了遥控老鼠的研究经费,但以色列政府仍然希望利用老鼠搜索爆炸后的生还者。

  8、Tuskegee 梅毒试验 后果:500 人无辜染了梅毒 梅毒是一种可怕的疾病,感染之后可能潜伏几十年,然后重新启动并毁掉人的主要器官。然而在 60 年前,瓜地马拉的 1500 人(主要是弱势人群)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感染了梅毒。 原因是一位美国科学家John Cutler医生的一向校验青霉素对性病疗效的实验,至少有一个患者在研究过程中死亡。当时科学家们虽然获得当局授权,但并没有征求当事人的同意,前几年奥巴马才为了这件事向瓜地马拉的人们致歉。有参议院称那是美国历史上 “最黑暗的时刻”。 医生先让妓女感染上淋病或梅毒,然后任她们与士兵或囚犯发生关系还不戴套套,但即使那样做也并没有让很多男人染病,后来医生干脆直接使士兵、囚犯和精神病患者染病。

  9、电击儿童疗法 后果:孩子们变得暴力想自杀 从1940 年代初到 1953 年,世界知名的儿科神经心理医生 Lauretta Bender 对研究精神分裂症的儿童很感兴趣,于是她在纽约城的Bellevue 医院内对至少 100 名 3~12 岁的儿童做了电击实验(也有报导说超过 200名儿童)。 当时他们对外宣称,这种电击痉挛疗法从 1942 年到 1956 年间在这医院治疗了超过 500 名儿童,包括 Bender的受试者,但在 Bender 的私人备忘录中却记录着她的挫折,Bender 有时会每天两次电击精神分裂症的儿童(有些小于3岁),连续 20天,有些被实验的儿童变得暴力和想要自杀。

  10、Hofling 医院实验 影响:21 个护士丢了饭碗 1966年,心理学家 Charles Hofling为了证实人们都过于听信专业或权威人士的话,设计了一个实验并在一家真正的医院实施。值班护士们接到一名医生的电话,要求她们按两倍最大剂量的未经批准药物为一位病人施药,而药物包装瓶上明确说明了那个剂量可能会要了病人的命。 然而 22名护士中,有 21名仍然准备按照医生的指示为病人施药,她们没有一个人见过那个医生,明显已经违反了医院管理条例。但其它类似的实验表明了我们中的绝大多数人并不比这些护士高明,我们都很听话,失去了最基本的判断力!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